80后独生子女割肝救父,两婴孩患后天胆道闭锁

:2011-09-26 09:01:00

两宝宝患先天性胆道闭锁 年轻爸妈献肝救娃——你是爸爸妈妈的“小心肝”

图片 1

2018年即将结束之际,两个同病相怜、一出生即变成“小黄人”的宝宝,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萝岗院区分别收到了来自各自爸爸和妈妈送出的最珍贵的“新年新生礼”——健康的肝脏,先天性胆道闭锁得到治愈,化险为夷。

资料图:新闻发布会上,医生向潘健父子竖起了大拇指

其中,5个月大的小蕙蕙由爸爸捐献肝脏,4个月大的小皓皓则由妈妈勇敢地捐献出自己肝脏的一部分。值得一提的是,以往儿童亲体供肝往往多来自母亲,由父亲主动捐献的情况较为少见。

……………….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伍仞 通讯员甄晓洲、周晋安

新华网南宁9月25日专电广西横县的“80后”独生子潘健为救患肝癌父亲毅然“割肝”的事迹近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记者走访潘健家庭发现,潘健身上既体现出“80后”聪明活泼、有主见有个性的特点,更有一种为他人着想、勇于担当的可贵品质。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燕

23岁的广西男孩潘健是一名艺术类院校大四学生,今年5月,潘健的父亲查出患有原发性肝癌伴乙肝后肝硬化,只有进行肝移植才有可能康复,在等不及尸源性肝供体的情况下,潘健说服父母、亲人,毅然做出捐肝救父的选择,最终手术成功、父亲获救。

小蕙蕙:妈妈身体不适合捐 爸爸毫不犹豫救娃

记者24日走进潘健家里时,一家人刚从广州返家没几天。“我和爸爸都恢复的挺好。”一身休闲打扮的潘健说,自己的肝已经恢复了85%,父亲的肝恢复了近80%,也没有什么异常反应,“我跟爸爸开玩笑说,你看,把我的肝给你,你又年轻了很多吧。”

小蕙蕙出生后即出现黄疸,胆红素持续升高,在当地医院被确诊为胆道闭锁。手术前,4个月大的小蕙蕙面色蜡黄,肚子被腹水胀得滚圆。蕙蕙的父母得知可以通过亲体供肝的方式挽救女儿的生命,毅然决定捐献部分肝脏。由于小蕙蕙妈妈体形比较瘦小,肝脏更适合小婴儿,可惜在检查时发现不适合做捐肝手术。父母没有浪费时间,当即决定按照之前商量的,妈妈不行,马上换爸爸上。但捐肝需要得到双亲、配偶和成年子女的一致同意,爸爸本是家庭支柱,爷爷奶奶会否同意?爸爸当即表态:“应该能说通!”

谈及当初做出捐肝选择时的情形,潘健说自己内心始终没有丝毫犹豫,因为“这是挽救爸爸生命的最后一个办法了”。但当时家人并不同意他的决定,“我们都老了,可他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不想让他承受风险、影响他以后的生活。”潘健的母亲说。为此,潘健上网查找了很多肝移植方面的知识,知道活体肝移植的成功率很高,而且年轻人会恢复得很快,潘健就用这些知识来说服父母并“一锤定音”:“肯定会成功的,不用想那么多了,就用我的肝吧。”

医院为爸爸吴先生开通了绿色通道,原本需要三五天的术前检查一个上午就完成,协助爸爸向爷爷奶奶解释,并加快伦理审查的速度。所幸爸爸各项检查合格,也很快说服了原本有些担心的爷爷奶奶,得以捐肝救女。

在儿子决定捐肝之后,潘妈妈心里就一直很纠结,“在广州做手术的那几天我连续几个晚上睡不着觉,但潘健总是每天都嘻嘻哈哈的,还鼓励我说‘妈妈别怕,还有我呢’,其实他好几次晚上睡觉时都因为担心爸爸而流泪。”

昨天下午,记者在中山三院萝岗院区病房里见到已经能下地活动的吴先生,他是该院儿童肝移植的近30例亲体供肝病例中的第二名父亲供者。通常,由于母亲体形较小、从解剖学角度上肝脏更适合1岁以内婴儿,母亲和孩子有天生的情感纽带、捐献往往更积极,加上不少家庭考虑到父亲是经济支柱,过往的亲体供肝病例中多为母亲供肝。“孩子是自己的,又有了这个病,当然想尽力把最好的给她。”吴先生说。孩子出生满月不久后被确诊先天性胆道闭锁,多方了解才决定做肝脏移植,得知可以做亲体供肝,夫妻俩都做好了捐肝的准备,最终由自己捐出的这个结果,对于吴先生来说,是自然而然的。术后看到宝宝,他兴奋地说:“比原来白了好多了!”

在妈妈眼中,潘健从小独立性就很强,“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和他爸都在镇里上班,周末才能回家,平时他就一个人在家做饭烧菜,这种情况延续了七、八年。”和很多“80后”一样,潘健也和父母有很多分歧,但他解决问题的方式不是一味叛逆,而是和父母耐心沟通。

小皓皓:爸爸脂肪肝不能捐 妈妈挺身而出献肝

“父母就像我的朋友一样,我们几乎无话不谈,有时候我就直接管妈妈叫‘美女’,管爸爸叫‘老潘’,他们听到总是笑呵呵的。”潘健说,虽然是个男孩子,但自己很“恋家”,在学校经常给爸妈打电话,周末或有空的时候就会回家和爸妈聚聚,有时候还会下厨做做饭菜,比如在爸爸生日的时候给他煎两个鸡蛋。

而另外一名宝宝小皓皓在同样的病痛折磨下,营养不良,非常瘦弱。他的父母也曾先后辗转多地的大医院寻求救子方法,得知中山三院的肝移植团队可以挽救儿子生命后前来求助。因皓皓病情危重,父母权衡利弊后果断选择亲体供肝移植,并极力说服了双方的长辈。作出这个决定后,皓皓爸爸希望捐献自己的肝脏来救儿子,但因为患有脂肪肝,不符合捐献条件,而时间不等人,于是皓皓妈妈挺身而出。小皓皓家庭经济并不富裕,幸好活体移植费用较低,且得到了家人的资助,手术得以顺利进行。

“经过这次事件,发现孩子真的是长大了,在困难面前非常勇敢,愿意为他人着想。”潘妈妈说,在爸爸生病期间,潘健总是请求她处处“纵容”爸爸。“儿子是学室内设计的,房子装修的时候,他和他爸爸的装修理念不一样,我想让他来安排,他却说按照爸爸的想法做;他爸喜欢音乐,想买音响,我不想让他买,儿子又劝我说,爸爸喜欢就让他去买,只要爸爸高兴就好。”

医生:放弃休假加班手术 两个宝宝获新肝

而在广州的医院检查时,除潘健外,潘健的叔娘也具有捐肝的条件、也要求捐肝给潘健的父亲,但潘健坚持不让叔娘捐肝,“叔娘有两个孩子,都还小,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他们怎么办,而我还年轻,恢复起来也比较快。”

两个小生命来到人间后,就备受胆道闭锁疾病的折磨,病情均比较危重。“所有术前检查、伦理审查等程序走完,已经是去年12月27日了。马上就到元旦假期,但两个孩子情况危急,隔了一个假期,他们还撑不撑得住?”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器官移植病区主任、主任医师易述红教授介绍,团队共同决定放弃休假,在元旦假期的第一天进行手术。

面对家庭和社会上的诸多赞扬,潘健却觉得没什么。“我相信不管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他说,“我已经这么大了,是该准备扛起这个家的时候了。”

手术从早上8时30分开始,杨扬教授和易述红教授带领的两个手术小组同时进行,从吴先生接受肝脏劈离手术开始,到第二位小宝宝接受移植手术结束并被安全送到ICU病房,已是次日凌晨4时,但是所有参与手术的人都未曾抱怨。

昨天,两个宝宝都从ICU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恢复良好,预计两三周后就可以出院了。

专家:儿童肝移植技术成熟 家长勿轻易放弃

“儿童肝移植这几年的发展,已经突破了手术技术上的难关。日本目前的研究显示,儿童肝移植10年存活率高达85%。”易述红教授说,不少孩子家长有“肝移植手术要花很多钱”“手术后要吃很多药”“捐肝对大人身体不好”等认识。实际上,成人捐肝给小龄婴幼儿,医生一般取肝脏左外叶,占人体肝脏的1/5左右,会把血管、胆管保护好,移植的肝脏会跟随宝宝长大;费用方面,经过医保报销后,肝移植个人支付费用只在几万元,特别困难的还可以申请资助。“对先天性胆道闭锁的孩子来说,肝移植是一个治愈性手术,不存在复发的问题。因此,呼吁患儿家长不要轻易就放弃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