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诉美,中国诉美反补贴税计算体系

中国将具有相同性质的诸多案件
“打包”起诉至世界贸易组织,早已不是第一次。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中国作为原告向WTO提请的这些案件颇具
“整体性”,不是针对某一商品,而是针对一种体系。

摘要:
中国商务部7日深夜消息,世界贸易组织(WTO)当日在日内瓦就“中国诉美国关税法修订案世贸争端案”裁定,美国一项针对中国24类产品的反补贴反倾销措施违反世贸规则,但未认定美国关税法修订案是否违反世贸规则
…  中国商务部7日深夜消息,世界贸易组织(WTO)当日在日内瓦就“中国诉美国关税法修订案世贸争端案”裁定,美国一项针对中国24类产品的反补贴反倾销措施违反世贸规则,但未认定美国关税法修订案是否违反世贸规则。商务部认为,此案是中国利用法律武器挑战美国滥用贸易救济措施的又一次重大胜利,差一点就“完胜”。  世贸组织公布的上诉机构报告,支持了中方大部分上诉请求,驳回了美方上诉请求。在中方提出的两项法律主张中,支持了中方在双重救济方面的主张,认为美国商务部在2006年至2012年间对华发起的25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中未能进行避免双重救济的税额调整,违反世贸规则。  针对中方提出的美关税法修订案违反世贸规则的主张,上诉机构认定此前专家组对《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第10.2条的解释和对美关税法修订案的适用存在错误。但由于专家组对于案件事实分析不足,上诉机构未能完成对美关税法修订案是否符合世贸规则的分析。  美国国会2012年3月13日通过关税法修订案,授权美国商务部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所谓非市场经济国家采取反补贴措施,并追溯适用于自2006年11月20日起发起的调查。  中国商务部认为,美国上述举动实际上是通过法律的追溯适用追认了美国商务部自2006年起对华采取的20余起反补贴措施的合法性,是违反世贸规则的。  在2012年9月17日,中国将美关税法修订案中的错误做法和相关双反措施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WTO在3月27日公布了相当于一审的专家组报告,裁定美双反措施违规,但不认为美关税修订案本身违规。随后中美双方分别提出上诉。此次上诉机构报告是终裁决定。  本案涉案中国产品年出口金额逾72亿美元。商务部称,中方敦促美方尊重WTO裁决,尽快改正滥用贸易救济措施的错误做法,确保中国企业公平竞争的环境。

日内瓦时间3月27日,WTO公布了中国诉美国关税法修订案世贸争端案专家组报告。专家组支持了中方在双重救济方面的主张,认为美国商务部在2006年至2012年间对华发起的25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中未能进行避免双重救济的税额调整,违反世贸规则。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透露,该案年涉案金额逾72亿美元,涉及25起案件。同时,商务部条约法律司副司长杨国华说,如果WTO终裁依然认定美国现有的反补贴计算方法有问题,那么美国将必须执行终裁决定,中国企业日后将不必缴纳过高的反补贴税。

专家组支持25起涉及23个产品

上述WTO公布的案例始自2012年9月17日,这是中国就美国反补贴的计算方法以及美国的关税法修订(GPX立法,是指2012年3月13日美国通过GPX立法,从2006年起对包括中国在内的“非市场经济国家”追溯反补贴税)作出的起诉。

该案涵盖了美国商务部自2006年11月至2012年3月间对华最终决定征税的几乎全部“双反”措施。最终得到专家组支持的有25起,涉及23个产品,包括风塔、无缝钢管、铜版纸等,涉面广及工业品、新能源产品、化工产品、农产品等。

此外,2013年12月3日,中国也将13项被美国反倾销的产品
“打包”,起诉美国商务部,认为美国反倾销计算存在“体制性问题”。

商务部人士说,作为原告,起诉针对的是美国的计算方法,并非针对某一产品:“我们将这么多产品打包在一起,从根上来告这种方法,是通过一个案件,让所有企业都受益。”

美国双重计算违反WTO规则

记者从专家组报告上看到,此案中,中国的诉求有两点,一是美国的双重救济做法违反WTO规则,二是美国国会2012年3月13日通过的关税法修订
实际上是通过法律形式承认美国商务部对华反补贴措施的合法性,而在GPX立法出台前,美国法律是不允许对中国征收反补贴税的,但在没有法律依据情况下,美国商务部却从2006年开始对华前述23个产品采取了反补贴措施。

“美国在计算中国产品价格的时候,应该考虑计算替代国的价格,同时在计算反倾销价格的时候,应该减去补贴部分。但美国采取了双重计算的方法,没有减去补贴部分。这点WTO规则已经明确说过,必须减去双重救济部分”,杨国华说,双重救济的办法抬高了反补贴税。

专家组认为美国对反补贴的计算方法违反了WTO规则,但认为GPX立法追溯授权美调查机构自2006年11月20日起对所谓
“非市场经济国家”征收反补贴税,从这点来说,又没有违反世贸规则。

杨国华说,如果终裁认为美国反补贴计算方法不合理,那么美国将执行终裁决定,将有关的税降低或者取消。“这对我们出口企业的利益影响是非常明显的。”